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2021專題匯總 >大眾網辟謠平臺 >權威辟謠

美式病毒溯源:罔顧事實的政治操弄

2021

/ 08/06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手機查看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始終高度重視新冠病毒溯源問題,秉持科學精神,以開放態度積極參與全球溯源合作。在中國主動積極的配合下,世衛組織專家兩次來華開展溯源聯合研究,取得了重要成果,得出了權威結論,使得溯源工作得到了極大的推進,中國的付出得到了廣泛的國際認可。

  然而,此前一直稱贊中國抗疫工作的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近日突然重拋“實驗室泄漏論”,再次提出將中國重新列入調查范疇,出乎世界的意料。尤其在大量科學證據已然證實武漢實驗室不可能傳播病毒之時,世衛組織的這一表態很難被認為純粹出自科學因素。在西方一些國家整體對華有罪推定的輿論氛圍下,世衛組織對科學、誠實地進行溯源工作顯然有心無力,譚德塞前后矛盾的表態亦部分反映其受到以美國為首的少數國家的聯合壓力。

  重拾多邊外交,被認為是新當選的美國總統拜登與前任特朗普最大的不同。美國盟友也因此極力歡迎拜登的當選,認為這是多邊主義在全球的復蘇,但是,通過觀察不難看出,拜登并無全盤回歸的意圖,其回歸多邊國際機制具有高度的選擇性。無論是重返《巴黎協定》抑或是回歸世衛組織并繳齊會費,美國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加強全球合作,通過提供國際公共產品解決全球氣候或衛生危機,相反,美國的“回歸”帶有很強的針對性。其最直接的動力在于避免因自身的缺位而導致中國獲得相關國際組織的領導權,進而增強中國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因此,美國重歸世衛組織以來,并未展現出解決這場全球衛生危機的想法,相反其不斷試圖“甩鍋”中國。

  在世衛組織進行第一階段調查之時,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就不斷強調病毒可能從武漢某家實驗室“逃逸”而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3月28日播出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采訪中表示,對中國官方參與“協助編寫”世衛組織報告感到擔憂;美國衛生部長澤維爾·貝塞拉更是在報告發布近兩個月后的5月25日敦促世衛組織確保對新冠肺炎疫情起源的下一階段調查是“透明的”,矛頭直指第一階段世衛組織報告的可信度。正是在美國的不斷施壓之下,譚德塞在此后態度曖昧,甚至在近來完全無視科學因素表示支持再次對中國進行調查。因此,美國回歸世衛組織是假,不過是想借此機會破壞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

  應該說,美國一些政客不斷鼓噪“武漢實驗室泄漏論”,進一步推高了美國社會的反智主義。7月13日,美國民調機構技術計量政策與政治研究所的民調顯示,大約一半的受訪者認為,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里研發出來的”,四分之一的民眾確信,中國政府“有意”在實驗室中制造病毒,并“有意”釋放出來。近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政府應為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破壞支付賠償。這與此前另一項由美國媒體Politico和哈佛大學舉行的民調結果基本一致,逾半數公眾認為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實驗室泄漏”。

  在美國國內抗疫不力的背景下,尋找一個替罪羊成為美國政客最好的選擇。因此,盡管民調往往與科學無關——甚至其得出的結果還更接近于反智,但西方政客仍然會將遵循民調視為一件惠而不費之事,拜登政府才會如此熱衷“武漢實驗室泄漏論”,并施壓世衛組織要求重啟調查。

  且不論美國堅持“武漢實驗室泄漏論”的反常性和反智性,這并非美國第一次通過政治和經濟強權來脅迫世衛組織。事實上,美國的強權政治貫穿整個世衛組織的歷史。作為二戰后資本主義世界藍圖的一部分,建立世界衛生組織的想法本身就是由美國提出,并著眼于鞏固美國霸權的。自1948年成立后,從世衛組織的財政預算到組織架構以及關鍵崗位的人事任命,美國的壓力無處不在。美國試圖將世衛組織作為“美國的”國際衛生機構,正是蘇聯及其盟友于1949年退出這一衛生多邊組織的原因。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世衛組織在全球衛生領域領導權的下降也是美國一手所致。20世紀70年代,以1974年聯合國大會通過“國際經濟新秩序”原則為標志,世衛組織已由占據多數的發展中國家所主導。為此,美國通過操縱財政預算改革,推動美國控制的世界銀行介入并獲取全球衛生的領導權,并在許多方面擠占和擾亂全球衛生版圖,迫使世衛組織權威和地位下降。

  更為雪上加霜的是,美國自身推行的全球衛生計劃,著眼于美國國內選舉政治,但在實施效果上卻直接影響了世衛組織數項傳染病控制的長期優先事項,損害了世衛組織更接地氣的長期傳染病防控項目,從而削弱了世衛組織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尤其是2005年美國促使世衛組織修訂《國際衛生條例》,帶來了更多的問題。比如,新條例嚴格限制了世衛組織對新發傳染病的數據收集和執行權,這使得世衛組織受到法律上的束縛,不足以應對像新冠病毒這樣的大流行病和疫情的全球暴發?梢哉f,正是美國一手限制了世衛組織的應對能力,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散播的主要原因。

  無論是特朗普的撤資決議,還是拜登政府的“偽多邊主義”,通過政治操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都在進一步降低世衛組織的公信力。這明顯妨礙了世衛組織在1948年成立時提出的,并為1978年《阿拉木圖宣言》所正式明確的“人人享有衛生保健”的衛生理想。對于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全球大流行病,真正的多邊主義是“尊重”,尊重科學。而拜登政府的“多邊主義”不過是打著合作的旗號,將科學問題政治化,進而罔顧事實,達成自身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ㄗ髡撸呵刭、羅天宇,分別系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博士)

責任編輯:解西偉

相關推薦 換一換
欧美黄频在线免费看